Shirley

请点开↓

头像是石阠画的哦⊙∀⊙!她送我了。

Hi,这里Shirley.可以叫我小冰或Shir

我没有cp

小冰我是@椋子木和@泡面和百奇和all金一样好吃的画绑


我吃all金,喜欢刀和糖,看到车会脸红ฅฅ*,我非常欢迎来勾搭,有来勾搭我的我会非常开心。

另:不要信她们说的,我不是神仙,只是渣渣空气沫沫而已。

PS:要我QQ可以私聊!我一定会看的!虽然有的时候可能不及时。

自我简介

✘各位小可爱们你们好,这里是Shirley,或者Shirly(有原因的,是因为我的老师在登记的时候少写了一个e)你们可以叫我小冰。


所以……你们好吖,这里是登录快半年了才想起来要补个简介的小冰。


✘我喜欢凹凸,喜欢小英雄,喜欢柯南,喜欢火影,喜欢海贼,喜欢银魂……有很多很多喜欢的动漫,当然也包括很多非常冷门的,但是其实我这个人,喜欢了就是会一直喜欢的,所以,退圈这种事情在我这里可能性几乎为零。


✘现在没有cp


✘会谱曲。画画的话,除了有关于中国画的,其余都会。但是我动漫画的很差。会做衣服,做过lo裙和小黑裙,会做耳夹,项链,手链什么的……(还有的就不说了,老底要是暴露太多可就糟糕了hhh)


✘姑且算是个文手叭,虽然写的一手渣文。


✘我不太会发脾气,所以日常和我开开玩笑什么的,我会很高兴的,之前有小可爱在评论里聊天,其实我觉得没关系的,挺好的,看着评论我也觉得很开心哒!


✘很重要的一点哦!凹凸的话,我是吃all金的呢!


✘很重要的一点哦!神仙这个称呼的话,我是真的称不起的,大佬也称不起,所以你们可以叫我小冰渣渣(眨眼睛)


✘然后然后,我真的非常喜欢评论的!你们的每一条我都会看,都会回的!(认真)虽然我会迟到,但我绝对不会不到!


✘我欢迎扩列哦!这里是我的QQ号1538240086


✘然后呢,我有一个义妹,小萌 @小萌. 她混的是赛圈和猫圈(武士猫),请多多关照了


✘大家无聊的时候都可以来找小冰聊聊哒,可以把我当作你的树洞,难过的情绪都可以来找我发泄


嗯……好叭又开点文

✘你们谁能感受到小冰的绝望么?为啥我不更文也涨fo……

✘这不……刚反应过来又要开点文了。

✘总之……嗯,我的点文比较不同,只要你评论了,我能接的我就会写。

✘先说明哦!ABO不接,然后……不写车,其他都可以叭。

卖时间的兔子(三)

✘呜哇,真的好久没更新了,抱歉抱歉(慌忙鞠躬),因为最近事情真的太多了


  格瑞怔怔地坐在落地窗前,淌着雨水的玻璃映出他若有所思的面颊。


  指尖轻触冰冷的玻璃。


  那个孩子,是叫金吧。


  微闭了闭眼,思绪渐渐被牵引回过去。


  一如今日的天气,大雨。


  格瑞的世界除了嘈杂的雨点落声,就是一片沉寂。


  这样的天气,不会有人出门,却意外的让人心中宁静,除了……


  一个例外。


  “扣扣……”厚重的木板门被艰难地扣响,格瑞微愣。


  疑惑地顺着猫(兔)眼往去,自己怎么会有客人?


  所见不过是一片雨中街景。


  更加疑惑了。


  ……


  ……没有人啊。


  刚要转身离去,却突然顿住了脚步,一个可能性在格瑞心中慢慢成型。


  对方的身高,还达不到猫(兔)眼……


  转身握上有些生锈的门把。


  “吱嘎——”迟疑地拧开,低头一看,果然如此。


  雨还在下,啪嗒啪嗒地拍在砖瓦上。


  来兔眯眸一笑。


  对上了一双纯净的眸子,蓝汪汪的一片,与周围的灰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bulingbuling……可爱光波。


  金拼命地眨巴着眼睛,胡须抖抖,想让自己看起来可爱一些。


  格瑞有些不解。


  来兔撑着一把金色的小伞,毛蓬蓬松松,却被这密集的雨点打湿了一半。水蓝色的雨鞋与他而言,似乎太大了些。


  “你好,请问……”怯生生地开口。


  “我可以要一点喝的么?”低头对了对手指,蓝眸小心翼翼的望向格瑞。


  心脏被射中的感觉。


  他轻轻点了点头,鬼使神差地侧身……


  格瑞认为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让这个,这个,这个……可爱……的……兔纸进去。


  金乖巧地坐在椅子上,腿脚却不安分地晃荡着。


  格瑞端来一杯热牛奶,缓缓推到金的面前。


  “喝吧。”


  顿了顿,良久,又补上一句。


  “只有牛奶。”


  金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捧住白色的小瓷杯,不凉不烫,温度适中。


  “好甜。”金舔了舔嘴唇,甜甜的笑了笑,一饮而尽。


  真暖,直暖到了心里。


  “谢谢你的牛奶,我用两个小时和你交换好不好?”金眯起蓝眸。


  格瑞一怔。


  “我是卖时间的兔子呢。”金天真地歪了歪头。


  “不用。”格瑞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唉?”


  “我不需要那么多时间。”


  是吗,真是只奇怪的兔子。


  金托腮,努力地思索着。突然,兴奋地一拍手。


  “那么,格瑞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叫金,很高兴认识你哎!”


  格瑞下意识地有点不想和金做朋友,却没意识到对方为何会明白自己的名字……似乎,本该是如此一样。


  随手丢过去一条乳白的毛巾,“擦擦。”


  金结果毛巾,蹭了蹭,水珠抖落。“哎嘿嘿,谢谢格瑞。”


  “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呢……”


——————————————————————————————


  立着的古钟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


  “金,你现在……在哪里?”


唔……可能没人要我叭

✘嗯,在刚刚,我和狐兮平静分手了,嗯,我们继续做好闺蜜。


✘嗯,所以小冰现在没有cp(估计没人要我hhh)


【雷金】新婚夫夫的蜜月旅行

✘是送给泡芙的文 @泡泡泡芙v

 

  风轻轻地刮着,带着海边特有的腥咸,海水将在海面翱翔的白鸥翅尖蘸蓝了。

  今天的太阳,不是很大。

  “唔……嗯啊!”金舒活着筋骨,伸了个懒腰。

  蓝眸愉悦地眯起:“海边果然很舒服!”

  微微偏头,笑道:“雷狮雷狮!一起来捡贝壳嘛……”眨巴着眼睛撒娇。

  雷狮微愣,眼底闪过淡淡的宠溺。

  他很自然地慢慢走上前捧起了金白皙的面颊,凑上前去,深深地在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金错愕,片刻后竟是满脸通红,呆愣地望着雷狮。

  英俊的面颊,黑色碎发轻轻垂在额前,面上似乎永远带着几分桀骜不驯,紫眸深深地望着你,似乎一不小心,你就会沉溺在那深邃的目光之中。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这么好看。

  这么好看的男人是,是我丈夫。

  哇啊啊,金捂脸。

  怎么会这么不真实啊喂!

  雷狮不禁轻笑出声:“小鬼,你的表情真有趣。”

  紫眸戏谑的望着金不停变换表情的精致面颊,只觉有趣。

  禁不住,就上手捏了一把。

  嗯,软软的,触感很棒。一时竟有些沉迷。

  ……

  哼。

  不理雷狮了。

  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金别扭的转头,却掩盖不了发烫的面颊。

  转身,狠狠地踩在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捡贝壳去喽!抛下雷狮喽!

  “唔……这个好像,嗯,很好看欸!”金忽得被什么吸引住了,蓝眸亮晶晶的,迸发出渴望的光芒。

  缓缓蹲下,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戳了戳,这是什么吖?

  透明的,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呢?歪歪头。

  “噗……”雷狮失笑,右手捂脸,盖住微红的脸颊。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犯规了吧。

  “哎哎哎,是漂流瓶么?”金兴奋极了,扒开掩盖在瓶上的细沙,透过玻璃望去,是一张泛黄的纸页。

  用力拧开,把瓶倒过来拍拍,抽出纸条。

  “呵,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捡到劳资的漂流瓶算你走运,(切,要不是大冒险输了……)好吧,嗯,小鬼,虽然不知道你谁,但,嗯,祝你幸福。”

  金轻轻读出声,一头雾水。

  “怎么了?”雷狮自然地把金揽进怀里,毫不在意地往纸页上望了一眼。

  僵在原地。

  望望金,脸色有些古怪。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是个好人呢,他还祝我幸福呢,是吧雷狮。”金眯眼,晃了晃手中的纸页。

  “雷狮,雷狮……雷狮!”

  “啊,哦。怎么了?”雷狮回过神来。

  “雷狮你看哈,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这么别扭的语气,到是像极了你,不是吗?”金嘻嘻一笑。

  “嘿小鬼,你晚上想吃什么?”有些紧张。

  “你别转移话题呀!”金鼓鼓嘴,“哎,难道说……”蓝眸瞪得圆圆的。

  “怎么可能,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

  “啊,也是啊。”

  “我好像还没说是哪件事……”金小声嘀咕。

  “小鬼你还捡不捡贝壳了。”

  “啊,那我去捡贝壳了!”金瞬间把纸条抛在脑后,一路小跑。

  “真是的,贝壳又不会长脚走掉。”雷狮望着金欢脱的背影,目光宠溺。

  弯腰慢慢捡起沙上的纸条。

  “嗯,还挺幸福的。”

 

 

 

世纪之末(十)(上)

✘好久没更这个系列了是吗?(笑) @丢了个橙子(初三成绩太差而闭关)

✘思考了良久,突然觉得,作为刀转糖的结尾,文章偶尔逗比我觉得也不错。

✘谢谢海翼吖 @海翼冰蒂





  天上,晴空万里。

  心里,妈妈卖批。

  众人现在有点欲哭无泪。

  “嘿,既然我说了要训练你们,那你们都给我认真一点哦。”金温暖一笑,晃了晃素白的手指。

  面前,庞大的训练场上,有一群人在快速地移动。

  好痛苦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规定是,不用原力技能。

  “欸?速度好像慢了……”金疑惑地歪歪头。

  !

  天然呆,有的时候,也能害死人。

  凯利顿觉有些崩溃,但速度不减反加。

  不管怎样,拼一拼才好。安迷修的目光从未移开过面前的金发少女。

  可不能让公主殿下失望啊,祖母绿的眸子闪过坚定。

  “加油加油!”金隐隐有些兴奋。

  “所,所以说……嘉,嘉德,嘉德罗斯,你不累吗?”雷德感到四肢有些浮软。

  “哼,这,这还,还用说。”嘉德罗斯脚步忽得一顿,轻轻望了一眼金。

  ……

  明明很累。格瑞斜睨他一眼,确确实实地翻了个白眼。

  金低头,看了看时间。

  “休息一下叭。”金笑。

  “哈——”众人一下刹住脚步,猛地瘫在原地。

  雷狮的紧身衣已经被汗水浸透。

  ……

  刚刚是谁跑在最前面的呢……金低头,思索着。好像是……嘉德罗斯。不,应该是格瑞。嘉德罗斯他后来慢了。

  嗯嗯。金了然地点点头。

  三两步,朝格瑞奔去。

  “格瑞——”

  心,跳了跳。金隐隐觉得,这个场景,是真的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

  “格瑞跑了第一,可以提一个要求。”金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是嘛……格瑞意味深长地看了众人一眼。

  后背发凉。

  “格瑞你要干什么。”银爵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望着“蠢蠢欲动”的格瑞,心里都不免有些戒备。

  “他们加跑。”几个字,简洁明了。

  格瑞心情明朗。

  ……

  雾艹!

  众人咬牙切齿。

  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离金远点。

  格瑞紫眸闪过一丝淡淡的得意,面上,神色不改。

  “好叭。”金肯定的点点头,格瑞真的太棒了,帮他们训练呢。

  这是一个华丽丽的误会。

  金蓝眸扫过众人,满含笑意,“加油,去跑叭。”

  望着众人踉跄着渐渐远去。金拉着格瑞挨着坐下,紧盯着格瑞的面庞。“格瑞格瑞,你的眼睛真好看。”

  “嗯。”格瑞淡淡应着,心中的喜悦却要满溢而出了。

  “格瑞,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金托腮。

  “……”

  没有回答。

  而此时,跑步的众人愤怒地瞪着格瑞,雷狮看上去,恨不得劈了他。

  你丫的,让劳资跑步,自己和小鬼聊得开心是吧?嗯?

  可纵使雷狮如何瞪他,众人如何瞪他,格瑞始终没有给过一个眼神。

  这就令人很气了是吧,能不能好好玩耍。

✘心虚……我知道超级短啦(缩)

✘不喜,就喷吧。(鞠躬)

 

你要相信,我是攻

  ……

  “哼,什么嘛!”金用脚尖踢着路旁的石子,撇撇嘴。

  “我,我明明很攻的好嘛!”气鼓鼓。

  噗嗤——

  “小鬼 你若是攻,世上就没有受了好吧。”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一抹身着儿童卫衣的身影静静靠在树上,目睹了这一切。

  “雷狮!你,你怎么也这样!”金脸涨得通红,气得跺脚。

  雷狮挑眉。

  转身 缓缓走到金面前,拉起他一只手,附在自己腹部。

  硬邦邦的。金歪了歪头。

  “腹肌,你有吗?”凑在金耳边,热气喷洒而出。

  耳朵,痒痒的。

  金一瞬间感觉自己在冒烟,说不清是恼的还是羞的。

  “我,我有的!”不服气地反驳,悄咪咪踮起脚,想高雷狮一头。

  “哦?”雷狮忍俊不禁,一把摸向金腹部。

  一片柔软。

  嗯,手感不错,不错。

  金转了转眼珠,“我,我本来有八块的,但但但,但在练第九块的时候,时候……”

  声音越来越弱。

  “怎么了?”雷狮好整以暇地望着金。

  良久。









“九,九九归一了!”










“噗嗤——”

  这算什么啊,紫眸无奈的眯起,狠揉了一把金的发顶。

  “恶党!你在做什么!”一道恼怒的声音响起,安迷修手持双剑。

  “安哥!”

  “我是攻是不是!”

  “是不是!”

  一连串问题抛出。

  “……哈?”安迷修有些懵逼,这,这什么情况。

  “金,你发烧了吗?”小心翼翼地开口,眼底满是担忧。

  “怎么连安哥也这样?”金对了对手指。

  ……一双紫眸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渣渣,你是攻?不可能的!”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从远处走来。

  “你有攻的身高攻的体重攻的容貌吗?”嘉德罗斯傲娇的仰望天空。

  轻轻扣了扣墙面。
 
  “一百三的体重吗?”格瑞憋不住了,突然淡淡出声。

  “卧槽,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孩子爆粗口不好。”格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格瑞……”金眨巴眨巴眼睛。

  “别想了。”干脆利落。

  “我,我有……”

  “你有什么?”嘉德罗斯指腹轻轻摩擦着大罗神通棍。

  金突然回身,狠狠将格瑞按到树上。

  “壁咚!”

  发生了什么?

  “金……”艰难开口。

  “咋啦?”

  “你碰不到我。”

  是的,现在的局面非常尴尬。

  格瑞一手按着金的额头,金双手胡乱地挥舞着,愣是没触到格瑞的一点衣角。

  你要相信,我是攻。

【未完待续】

✘我写不下去了,真的。(表情复杂)

【瑞金】为何如此?

✘狐兮的梗,吧唧一口 @此狐兮非彼狐兮
✘修仙哒!金是师傅!格瑞是徒弟!

 

  风轻起……竹从沙沙晃动。

  凹凸山上,却并未有半分寒意。

  ……

  “来……弟子乖哈哈哈,给师傅抱抱。”金白袍微微被风吹起,满是幸福神色。

  格瑞垂眸,抬手,堵住了金朝他扑过来的身影。

  回身作揖:“师傅,弟子给你请安了。”

  金揉揉脸,满是憋屈,“真是不乖,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格瑞微叹一口气,那么大的人了,怎得与孩童无异?

  紫眸怔怔地望着金,是不易察觉,甚至连格瑞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温柔。

  他真的是名扬天下的金吗?格瑞曾怀疑过。

  但现在已然不怀疑了,真是个乱用法术的师傅啊……扶额,格瑞望着周围上上下下浮动的物件,不禁失笑。

  金歪头,眼神渐渐亮了起来:“格瑞你笑了欸!”

  “再笑一次嘛!再笑一次!”可爱期待的捧着脸颊。

  只一眼,便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眼前的少年面庞精致得如同神祗一般,似乎岁月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

  格瑞强装镇定,拱了拱手,挡住微红的面庞:“弟子恕难从命。”别过头去。

  “欸!”金扁了扁嘴,脸上是明显的失望。

  “弟子告退。”

  要清醒,格瑞。

  这里不是你该留恋的地方。

  格瑞转身而去,袖下的双手渐渐握紧了。耳畔是母亲撕扯着的沙哑嗓音。

  “不要……放过他们!”

  猛地一锤墙面,微微喘着气。

  抬脚,故作平静地踏上小道,穿过微微晃动的竹丛,风吹起格瑞耳旁的青丝。

  “哼。”冷哼一声,偏头捏住了朝自己射过来的箭尾。

  “无头箭?”微微皱眉。

  嗯?这是什么?

  抬手接下绑在箭头的纸条。

  【午夜,亭旁相见,有你灭族的真相】

  瞳孔收缩,短短两行字,竟是在格瑞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

  手攥紧,纸粉碎。

  鬼狐斜身靠在一旁的竹子上,缓缓抬手,摘下了面具。

  “与他师傅相比,还差几分火候。不过……”眸子眯起,眼中闪过算计“依着金对那小子的感情,能成。”

……………………………………………………………………

  午夜,一切都寂静无声。

  格瑞脚踏着竹叶,却未发出半分声音,静立于亭檐之下,眼底风云酝酿。

  “我知道你来了,出来。”

  “啪啪啪……”掌声响起。

  一抹身影闪现,一身黑衣。

  “不愧是金看中的小徒弟,人才,怎么,要不要加入鬼天盟?”鬼狐天冲冲格瑞微鞠一躬,狐耳颤动。

  格瑞不悦地皱眉,猛地将烈斩架于面前之人的颈脖旁。

  “谁给你的胆子敢直呼师傅名讳!”

  “有话好好说,只是……”

  “只是什么?!”格瑞将烈斩更加靠近了鬼狐。

  “只是听完之后,不只你还会不会像这样去相信你所谓的师傅了。”精光一闪而过。

  格瑞放下了烈斩。“此为何意?”

  “因为金啊,就是当年灭你全族的人啊!”

  !

  “你……说什么!”不易察觉的颤抖,这比任何一个结局都难以接受。

  “信不信由你。”志在必得,鬼狐,回身而去。

  “我是鬼狐天冲,合作愉快。”

……………………………………………………………………

  “格瑞?”金望着发呆的格瑞出声提醒。

  伸手轻轻晃了晃,“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一惊,回过神来。“何事?”

  神色如常。

  “啊,我以为格瑞发呆呢,原来只是不想说话啊……”金讪笑着挠了挠头。

  格瑞手下的动作一顿,轻轻开口:“金。”

  “嗯?”金不解。

  “我是……怎么被灭族的?”

  金一怔,僵在原地,“啊哈哈,那个,格瑞啊,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先走了!”

  身影迅速消失在尽头。

  师傅,你这样,是证实了我的想法吗?我该……

  拿你怎么办才好……

  真想抛下仇恨啊……

……………………………………………………………………
不久……大风起。

“金!”格瑞失声,望着倒下的金,心脏隐隐揪疼,连忙上前接住他软绵绵倒下的身躯。

  好轻!

  “你!”格瑞紫眸中宛若蒙上了一层血雾。

  “我只是,在帮下不了手的格瑞下手而已, 金你为何如此看我呢?”微微弯腰。

  格瑞渐渐收紧手臂。“师傅……”

  “说起来还得感谢你呢,如果没有你,我怎能成功杀他呢?如果没有你问这个问题的话。”鬼狐摘下面具,挑眉。

  “鬼,鬼狐天冲……”金眼底满是憎恶,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白袍染上了一朵朵,血色的梅花。

  “……”格瑞有泪珠落下。

  “格瑞,你……你,别……哭……”颤抖地抬起手,急了。

  试图擦去格瑞面上的泪珠。

  “你……灭了我的全族吗?”格瑞低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还真信啊!”鬼狐嘲讽地笑了。

  “是我杀的啊,我!”伸手,指了指自己。

  !

  格瑞周身被仇恨笼罩。

  “是你,现在躺在你怀里,心心念念的师傅,拼死,把你救出来的啊!”

  格瑞攥紧了烈斩。

  金心一惊。

  蓝眸心疼地望着格瑞的动作。

  灿烂地笑了,脸上满是血污,出声:“冤冤相报……何……时了?不……要去……在意了,好好活着……啊,活……活在当下!”

  有泪珠滚下。

  “答应我……好吗?”眼神涣散。

  格瑞微微低头。

  良久。

  “好。”

  可是,格瑞不知道的是,金没有听到那句话……

  那天,凹凸山上的风,不同以往。

  冷的刺骨啊……

  整座山,被血洗了。

  “对不起……我啊,还是没能遵守。”格瑞摇摇晃晃地抱着金的身躯。

  “我来陪你了。”

  霎时,万物枯萎。

✘不敢打鬼狐的tag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喷就喷吧

✘我想要长评,长评……

 

 

算是……感言?(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我的题目每次都起得这么……)

✘其实写这篇是受到了十三的影响,然后就突然感触很深了,就想找你们磕唠磕唠  @十三文

  其实我呢,是在入凹凸前,先看的凹凸同人文hhh,这有点奇怪hhh,但是就是这样做了hhh  

  然后在bcy上,我就翻了翻凹凸tag,然后出来了好多好多,我也不知道我是手残还是咋的,一点就是瑞金刀……这令人窒息的操作。    

  突然间就无法自拔了……那天晚上哭得没睡好。就觉得说,我想去看这部动漫,它值得去看。  

  我算是瑞金进门,然后一看文,就发现粮好多。

  其实……小冰我一开始看的是第二部,可能是因为点错……扶额。  

  也是很亏我跳了一部还能看得懂了,我觉得这可能得感谢一下缜密的剧情。  

  看着看着就突然无法自拔了,就觉得我的天哪,太可爱了吧呜呜呜哇哇哇。  

  然后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时我还没发现我少看了一部……  

  后来,想着再搜一搜凹凸,才猛然醒悟,原来我少看了……扶额  
 

  然后,不出意料的就是疯狂尖叫,第一季瑞金粮太多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瑞金女孩死而无憾。

  突然就觉得金宝真是美好,就像小天使一样的存在,不自觉的就被吸引,然后就深深的喜欢上了。

  我是怎么入all金的呢……嗯,在这里小心翼翼,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艾特一下sky  @胥颖sky

  在bcy第一次看到sky的文就觉得怎么这么棒!真的好好看,然后就一直追一直追,从bcy追到lof,其实刚开始下lof只是为了看sky的文而已(脸红ฅฅ*),然后看着看着就手痒痒。  

  也看到了好多好多太太,文笔真的可以让人尖叫。

  然后就小心地写了一篇,好几天过去,果然没什么人看,在这,我艾特一下单耳  @单耳幽灵 单耳是我发了五篇文后,唯一一个fo,当时真的很开心了,甚至说,那是的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去感谢单耳,在这里谢谢单耳。  

  后来写了all金的精灵系列 遇到了一个小可爱。 @白笑笑XxX 真的,特别暖心,她很喜欢精灵的系列,我也很喜欢。这个时候突破十fo,当时真的开心的要死。就觉得我这么炸,居然也可以有十fo。

  甚至我妹还给我定了目标,开学前满100fo,但没想到现在343fo了hhh。  

  我觉得有这么多fo,首先要感谢奶昔  @一只咕咕喵

  是奶昔把我拉进all金群的,认识了那么多的太太,当时我真的超开心。我一只渣渣何德何能可以和太太们聊上天,当时真的这么想的,然后发现了大家都很温柔,很好相处。
 
  突得,我就在群里看到了sky,当时在喝水,一口水直接喷到了显示屏上,很尴尬了咳咳咳。

  小心翼翼地打了招呼,公开表白?然后居然被扩列了呜呜呜,爆哭了。

  我承认(干脆),那晚我失眠了。

  碰到了小时 @阼时 和小时的cp无愁 @叶落·开学周更·无愁 刚开始和她们说话真的特别紧张,但后来聊聊就发现,是超级好的人。

  小时和我讨论独角兽的时候,橙子在一旁崩溃了hhh

  我记得那天晚上,第一个和我聊天的是橙子 @丢了个橙子 特别可爱,喜欢糖的,现在还有一篇橙子的梗还没写完呢,挠头。

  遇到了彼方,很温柔。每次我教唱歌,都是彼方第一个到。

  碰到了小百,喜欢我唱歌,记得第一次小百生贺,我送了两篇刀……咳咳咳 @你好我就是那条军训完的黑鬼

  然后被sky拉进了矢量社,一翻群成员,顿时吓成渣渣,全是太太,当时是颤抖着聊天的。然后可能当时她们都在忙,没什么人理我,然后过了会,我看到连着麦,就匆匆上去打了个招呼,然后迅速静音。

  突然就是一大堆“小冰?”“小冰谁啊?”的声音。

  脑中突然就有退群的想法。

  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

  第一个理我的记得是血羽 @血羽——溺死在题海 真的非常好的女孩子了。当时是很惊吓了的,血羽愿意理我真的……超级开心。

  后来就有了cp @此狐兮非彼狐兮 非常激动了呜呜呜,本来以为小冰是没人要的。

  瑶瑶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还有河图,就是你们俩要给我注意身体啊,你们不担心,小冰担心(气鼓鼓) @河图  @萌瑶酱

  可以说,这么多天真的是非常暖心了,lof上还有好多好多的小可爱 @海翼冰蒂 海翼真的很喜欢世纪之末了,经常私聊催更,揉揉揉

  喜欢评论的 @阿零——没有人记得 还帮小冰一起监督河图hhh

  这两个月真的,非常非常感动了 @盼雪-因病休学-Dec. 真的没想到会有人喜欢我的文字。盼雪的那篇梗特别好玩,非常期待后续哎嘿嘿。

  在入矢量社前看到了狗子的文章,有几篇感触特深 @Doggy 当时就觉得。哇⊙∀⊙!这不就是和我一样的吗?喜欢评论,然后看了狗子的图,开始十分喜欢卡金了。

  all金群里认识了k9,一起专注催河图睡觉,hhh,画画也超级棒,k9骄傲起来hhh。 @k9不吃鱼

  可能除了以上我列出来的还有好多好多小可爱 好多好多太太,谢谢你们谢谢凹凸。(鞠躬)

  凹凸很好看,我喜欢里面的每一个角色,每一幕剧情,我这个人呢,一旦喜欢上就很难改变……所以退圈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是不存在的。虽然我是个渣渣,但是也想为all金出一份力,想让更多更多的人知道凹凸。

  所以在这里有个大大的愿望。

  希望每个退圈的太太都能够回来看一眼,看啊,我们就在这里,一直等着你们呢。

  回来吧,真的。

  这里很美好,很幸福,每个人都是最可爱的小天使,回来吧。

  此生唯不负凹凸也!

✘PS:小冰特别喜欢看评论,每个评论的小可爱,太太。我都牢牢记住的。

先生,何为家国?【瑞金】

✘最近明史看多了……所以咳咳咳。可能会有很多bug,欢迎指出(鞠躬)并不是按照明代的服饰习惯饮食来写的,只是古风而已(笑)

✘虽说看了很多明史,但是,写的不是沙场风云,也不是宫廷中和稀泥的艺术,只是简简单单的抒情文罢了,有些感叹。

✘私设金是学童,格瑞是先生

✘送给子木 @椋子木

✘是国庆作死系列的 @老子就是黑“涩”会







  “先生,何为家国?”

  金微微歪头,趴在檀香木桌上,湿漉漉的蓝眸中映射出的,是身着长袍的格瑞身影。

  格瑞微微偏头,望着眼前的小少年,心隐隐作痛。

  家,国。

  垂眸,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千百年后,不过一堆黄土啊……

  轻轻扣了扣金的额头,转身,背着双手。

  金吃痛,委屈巴巴地捂住额头,望着那抹身影,眼底满是憧憬。

  好喜欢先生啊!

  “家国,就是你终其一生都要去追寻的目标。”敷衍的搪塞过去,眼底闪过一丝不忍。

  金太纯净了。

  “下学吧。”缓缓开口。

  殊不知,只是对于家国随口的一句话,却深深刻在了金的心中,此后,再难忘记。

———————————————————————

  “哈哈,先生你看!”明媚地笑着,周身是轻飘飘,软绵绵的柳絮,金缓缓转着圈圈。

  格瑞循声抬头,只一眼,便深深陷入其中。

  刹那间,一池春水化开了。

  “先生!”小小的金张开双手,兴奋地扑入格瑞怀中,满足地蹭了蹭。

  格瑞一惊,耳尖微红,不自在地将金拎走。

  “先生又来!每次都把学生推开。”脸颊鼓鼓,转身,装作生气的样子,眼角的余光却偷偷打量着格瑞。

  不禁失笑。

  这点小伎俩,哪能瞒得住我?

  一秒,两秒,三秒……心中默数着。

  “先生,你的烈斩……为何从不出鞘呢?”金托腮,细细地打量着。

  果然憋不住了,嘴角愉悦地勾起。

  颔首,目光悠远。

  淡淡的话语声响起。

  “曾经,它为复仇而生,如今,它为保护而战。”

  “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眼底闪过探究。

“咚咚咚——”忽得,震耳欲聋的击鼓声响起,金从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好奇地直起了身子。

  回头,刚想问问先生此声为何意,却猛地怔住了。

  “先生……?”金从没见过先生如此的表情。

  格瑞攥紧了手中的烈斩,紫眸悲凉顿起。

  “战争……来了。”

———————————————————————

  是战场,金疲惫地笑着,矢量箭头血迹斑斑,可手下的动作依旧是不停歇。“先生……”默默望了眼身后的营帐。

  没想到,先生居然是主帅吗?不过,毕竟是先生嘛。

  格瑞望着那抹瘦小的身影,心疼得无以复加。

  他望着,肮脏的鲜血溅到了金白皙的脸庞上。

  他望着,金操控着矢量在人群中不停歇的穿梭。

  他望着……他冲了出去。

  金怔怔地望着插在自己胸口的一支箭,很奇怪,好像感受不到痛感了。

  扭头,是先生冲自己狂奔而来的身影,幸福的笑了笑,无力倒下。

  “金!”那是格瑞,第一次露出如此惊惧的神色,颤抖地接住金倒下的身影,双臂缓缓收紧。

  浓重的血腥味在鼻尖弥漫。

  “先生……何为家国?”虚弱地笑笑,金缓缓抬起苍白的手,轻轻地触碰上格瑞冰冷的面颊,身下的血染红了格瑞的白袍。

  竟是一愣。

  “家国,应该是……自己……终其一生……要去保护……的净土啊!”困难地开口,眼神渐渐涣散。

  “不 不要!”格瑞慌了,眼底有泪滴滚下。

  ……

  不久后,有士兵回忆起那天。

  “主帅大人怀抱着一个少年,仙人似的。像疯了一般,血洗了战场。”那士兵不禁抖了抖身子,眼底是惊惧。




























































“所以说啊,先生可是很厉害的啊!”

  先生,何为家国?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对我来说,我的那片净土,也许就是先生吧。

                                                  【The end】


✘本来想写刀子的……郁闷ớ ₃ờ

✘这篇,有点奇怪,想喷就喷吧。【鞠躬】